個個尖銳!關于中美關系的這些問題,中國駐美大使回應了

  日前,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應邀出席2020年阿斯彭安全論壇,就中美關系有關問題與阿斯彭戰略小組執行主任尼古拉斯·伯恩斯以及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對外政策首席記者安德利亞·米歇爾進行在線對話,并回答觀眾提問。以下為對話實錄:

  米歇爾:我們兩國大多數人都確信,現在是最困難的時期。我曾說,這是1979年以來最困難的時期。但伯恩斯剛才說,可以從基辛格博士1971年訪華算起,真是這樣。首先,您同意這是一種危險的形勢嗎?您認為應如何扭轉這種形勢,或者您是否認為這種形勢應被扭轉?

  崔大使:當前中美關系處于非常關鍵的時刻。某種意義上,可以說這是近半個世紀前基辛格博士訪華以來前所未有的。我們今天正在進行的抉擇,不僅將真正決定我們兩個大國之間的關系,也將塑造世界的未來。因此,我們必須基于我們兩國人民和世界的長遠利益作出正確抉擇。

  米歇爾:從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的角度看,造成當前緊張局勢的一大原因在于疫情。特朗普總統指責中國未及時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新冠病毒人傳人的情況,未能作出足夠的努力遏制疫情。您對這一批評如何回應?

  崔大使:我認為,我們必須基于真正的事實。事實非常清楚,時間線非常清楚。中國是最早報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國家之一,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報告和信息顯示,世界其他地區可能有更早的病例。

  全世界的科學家還在圍繞疫情和這種病毒努力工作。去年12月底,我們在武漢發現了幾個病例。但即便那些醫生——人們喜歡稱他們為“吹哨人”——也說,他們遇到了一些不明原因肺炎病例。這表明,當時人們對這種新病毒知之甚少。那時很少有人、世界上甚至沒有人對這種新病毒有任何了解。但我們一發現這些病例,立刻就向世衛組織做了報告。

  1月3日,新年剛過,我們就進行了首次報告,那時距離最初發現病例僅幾天時間。1月4日,中國疾控中心同美國疾控中心就這一病毒進行了首次交流,時間甚至早于新冠病毒正式命名,當時人們仍稱其為不明原因肺炎。1月12日,我們在確定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后,立刻同世衛組織和國際社會分享??梢?,每件事做得都非常迅速。

  當然,人們仍在努力對這種病毒有更多認識,我們并未對它了如指掌,這是事實。但只要我們發現些什么,就立刻與國際社會分享,這也是事實。在我們首次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時,在我們首次與國際社會分享所有這些信息時,美國的病例數量只有幾個而已。

  米歇爾:這當然是對的。但問題是,你們報告人傳人現象了嗎?你們的確分享了病毒基因組序列,但你們盡可能及時地分享人傳人的信息了嗎?

  崔大使:當然。這的確對我們及時應對疫情極其重要。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派我國的專家去武漢,以確定病毒是否存在人傳人現象的原因。一旦我們確定了存在人傳人現象,我們就對武漢進行了封城。兩三天之內,我們就對武漢這座1200萬人口的城市進行了封城。這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了這是一種能夠人傳人的傳染病。之后兩三天,美國撤離了駐武漢總領館人員。這也表明,大家都知道這個疾病非常危險。

  米歇爾:最近,美國起訴了一些研究人員和學者,指控他們試圖從美國科技公司或大學竊取新冠疫苗信息,并稱這是中國大規模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一部分。您能對此作出回應嗎?

  崔大使:現在的問題是,美方經常在沒有給出確鑿證據的情況下進行指控。實際上,當務之急是國際社會應真正加強合作,盡早開發出有效的疫苗,讓全世界都能使用。為此,習近平主席在世界衛生大會開幕式上宣布,如果中國能率先研制出疫苗,將把它作為全球公共產品。

  米歇爾:美國Moderna公司作為領先的研究型公司之一,其研發的疫苗已進入實驗的第三階段。該公司稱,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黑客試圖竊取他們的數據。

  崔大使:事實是,早在今年3月,一些美國公司就來找我。他們請求同中國伙伴合作,研發藥物或疫苗。我們應該鼓勵兩國及其他國家的科學家開展合作。如果有人想提出指控,就必須拿出證據。很可能其他國家的黑客正試圖滲透或攻擊我們中國的研究機構。這個也是可能的。

  米歇爾:我們談談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吧。您知道,它是1979年中國在我國開設的首個總領館,所以具有非常重要的奠基性意義。美方將其關閉后,作為回應,中國關閉了美國駐成都總領館。您認為形勢還會進一步升級嗎?

  崔大使:整件事并非由中方挑起,這非常清楚。我們當然希望兩個總領館都能保留。正如您所說,我們在休斯敦的總領館是中國在美國的第一個總領館,它的建立是鄧小平先生1979年初訪美的成果。人們喜歡得克薩斯,喜歡休斯敦,喜歡火箭隊和姚明,喜歡得克薩斯牛排,等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做了大量工作,促進兩國之間的交流,包括人員往來,文化、體育和教育交流,為兩國做了許多好事。很不幸的是,美方要求中國關閉駐休斯敦總領館,這非常糟糕。根據外交對等原則,我們必須作出回應。但我們最初就不希望這一切發生,當然不愿看到事態進一步升級。

  米歇爾:我確實不得不就更大規模的指控向您提問。美方官員稱,休斯敦總領館是間諜活動和竊取知識產權的“天堂”。他們說,世界各國80%的間諜案和60%的商業竊密活動同中國相關,中國對貿易和知識產權盜竊活動所負責任比任何其他國家都大。

  崔大使:這些針對我們駐休斯敦總領館或我們任何外交機構的指控都毫無根據。有些人不能因為他們自己可能在其他國家做這類事情,就假定其他人也在做同樣的事情。這是問題所在。但他們現在指責其他國家做類似事情。我們從來不干此類勾當。

  米歇爾:讓我問您一個有關我們首席外交官,也就是美國國務卿的問題,您應該很了解他。他最近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了一個演講,具有很強的象征意義,因為正是尼克松總統開啟了美中交往的大門。他說了一些非常強硬的話,稱如果我們現在屈服,我們的后代將可能聽任中國共產黨擺布,中共所作所為是對當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戰。您對此怎么看?這是對中國政府的直接挑釁嗎?

  崔大使:我不只一次去過尼克松圖書館。幾年前,尼克松圖書館修繕竣工后,我應邀同基辛格博士及其他一些人共同出席了重新開放儀式。尼克松圖書館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順便說一句,我曾參觀過好幾個美國總統圖書館,感到每一個都非常獨特。我認為,如果我們認真回顧尼克松總統訪華或基辛格博士訪華以來的中美關系歷史,有幾點是非常清楚的。

  首先,我們兩國關系正?;?,以及過去幾十年來兩國關系的發展,符合兩國和世界的利益。非常清楚的是,我們所有各方仍在從中美關系的積極發展成果中獲益。這一點沒人能夠否認。

  第二,中美在歷史、文化、經濟發展和政治制度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且這些差異可能會在相當長時間內存在,但不應被視為我們之間建立更密切關系的障礙,它們恰恰為雙方相互借鑒與合作提供了機會和可能。

  坦率講,過去幾十年,我們從美國學到了很多東西。有些東西我們沒有學,也有些東西我們永遠不能向美國學,比如執迷于全球霸權。我們是兩個不同的國家,但必須合作。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小“地球村”里,面臨許多共同的全球性挑戰,任何國家都無法真正單獨應對。例如,尼克剛才提到氣候變化,還有恐怖主義和層出不窮的自然災害。我們兩國人民都向往美好生活,如果雙方能夠合作,就能更好地滿足人民的需要。因此,這是我們必須作出的抉擇,應當合作而不是對抗。

  米歇爾:北京的一位中國外交政策專家稱,蓬佩奧的演講是美國對中國發動“新冷戰”的宣言。您認為這是美國國務卿發動“新冷戰”的宣言嗎?

  崔大使:我們應該從過去歷史中汲取的教訓是,冷戰不符合任何一方的真正利益。今天我們身處21世紀,為什么要讓歷史重演?面對如此多的新的全球性挑戰,我們為什么要讓上世紀發生的事情重演?“新冷戰”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無法為我們提供解決問題的任何方案。

  米歇爾:有什么辦法能降低調門嗎?您剛才提到全球霸權,特朗普總統談論“中國流感”,這些都是刺耳的話。

  崔大使:進行污名化當然是錯誤的。這種病毒被世衛組織定名為“COVID-19”(2019冠狀病毒)。世衛組織有一個規則,就是任何病毒的名稱都不應同任何特定的人、族群或動物相關聯。這是國際規則,我們所有人都應該遵守。至于全球霸權,中國當然無意謀求全球霸權。但在美國,人們如此熱衷于談論這個話題,讓我覺得似乎對此存在執念。

  米歇爾:您如何解讀“全球霸權”?是指“美國優先”嗎?或者,您觀察美國時,如何理解“全球霸權”意味著什么?

  崔大使: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那些尋求全球霸權的人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我認為,任何人都不應該試圖做(尋求霸權)這件事。

  米歇爾:我想問您一個關于香港新法律的問題,美國、英國以及其他國家官員都對此提出了批評。香港立法會選舉原定于9月6日舉行,現在中國決定將其推遲一年。難道發生疫情就不能安全舉行選舉嗎?為什么選舉要推遲一年?您能否向香港市民和世界人民保證,香港將會舉行民主選舉?

  崔大使:推遲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決定是由香港特區政府作出的,原因就是疫情。近些天,人們看到香港疫情反彈十分嚴重,形勢令人擔憂。香港特區政府認為,如果按期舉行選舉,存在疫情進一步擴散的重大風險。實際上,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幾十個國家或地區決定以某種方式推遲選舉或類似活動。

  至于香港的新法律,也就是香港國安法,顧名思義,是關于國家安全的法律。實際上,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本應自行制定國安法。香港回歸祖國23年來,國安法一直沒有出臺,這一空白已經導致許多嚴重后果。人們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斷上升,城市穩定受到極大破壞。人們感到香港不再是一個適合居住或經商的安全之地。缺少這一法律損害中國的國家安全利益,損害中國內地和香港民眾的安全,以及香港的國際經濟伙伴的利益。

  在某種意義上,我們是被迫制定這一法律,這樣香港的穩定能有更好的保障,可以更有效制止不斷上升的暴力,讓每個人都擁有更安全的環境,有更安全的地方居住,使香港可以繼續作為國際金融、貿易和交通運輸中心正常運轉,繼續執行“一國兩制”政策。

  米歇爾:香港政府很難獨立于北京作出推遲選舉的決定。在香港,為民主進行了投入的人們想要選舉;世界各地希望香港有穩定經濟基礎的人,也想要選舉和穩定的民主。今天中國對六位民主人士發出了逮捕令,其中一位是美國公民,還有著名的Nathan Law(羅冠聰),他已經在英國了。他們采取了哪些威脅香港穩定的行動?

  崔大使:不應該進行所謂“民主”和“反民主”的區分。實際上,所有這些執法行動都是依法進行的。任何人違反了法律都應該受到懲罰,事情就是這樣。不管有什么樣的政治觀點,誰都不應該違反法律。

  米歇爾:我想問個有關TikTok的問題。特朗普總統說要禁止它,現在它很可能被微軟收購。根據中國的法律和能力,北京可以要求從任何這樣的中國公司獲取數據信息?;诖?,您能理解為什么特朗普總統和美國政府要確保TikTok在美國運營時北京不能獲取任何有關美國公民的數據信息嗎?

  崔大使:沒有證據表明,任何公司向中國政府提供了這樣的信息。有人進行這樣的指責,但從來沒有給出任何證據。我們在這兒經常聽到有人抱怨中國沒有給美國公司提供公平競爭環境。但我越來越深信,我們更應該抱怨中國企業在美國沒有公平競爭環境。這里的政治干預、政府對市場的介入程度是如此之高,對中國企業的歧視是如此之深。而這些公司不過是民營企業。

  美方一方面毫無根據地進行指控,指責中國沒有給美國企業提供平等競爭環境,另一方面自己拒絕為中國公司提供公平競爭環境,這種做法極其不公平。

  米歇爾:盡管雙方關系出現緊張,您提到,雙方仍在工作層面就經濟問題保持著對話。美中經貿協議還會繼續下去嗎?您仍然認為該協議符合中方利益嗎?顯然,美方不得不衡量該協議是否仍然符合自身利益。您認為這個協議現在也處境危險嗎?

  崔大使:今年1月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后,雙方經貿團隊一直在不同級別上保持著溝通,協議執行取得積極進展。比如,中方承諾在執行協議的頭4個月內做的50項工作已全部完成。我們還在繼續購買美國農產品等商品。疫情影響了正常的貿易往來,這也是現實。中方正在盡最大努力克服當前困難,保持貿易流通,盡可能有效執行協議。

  米歇爾:我想提一個關于軍事緊張的問題。美方稱,中方在南海主張權益的區域是國際海域,這是侵略性行徑。您認為美中是否正越來越接近發生某種形式的軍事沖突?

  崔大使:南海形勢有很長的歷史軌跡。實際上,上世紀70或60年代前,這個地區不存在領土爭議。但從上世紀60或70年代開始,一些國家提出主權聲索。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中方對此有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盡管如此,我們仍愿與其他相關國家通過協商尋求和平解決爭端的辦法。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同東盟國家就此共同努力。我本人曾與東盟國家伙伴合作多年,參與起草《南海各方行為宣言》?,F在中方正同東盟國家一道制定《南海行為準則》,并已取得積極進展。我們始終相信,任何領土爭端均應通過有關直接當事方談判協商解決,致力于尋求外交解決辦法。這是我們的承諾,沒有改變。

  同時,我們確實應該共同努力維護地區穩定。這里的所有航道對中國經濟都極其重要,我們的大量進出口貿易都必須經過這些航道,所以在確保航行安全方面有重大利益。如果這些問題由地區有關國家自行解決,形勢將好得多。問題在于,美國在南海的軍事活動不斷加劇,派遣越來越多的艦機,活動越來越頻密,這正在增加發生摩擦和沖突的風險。

  米歇爾:我想再問您一個關于維吾爾人的問題,因為我們聽到一些關于他們的令人震驚的報道。請您告訴世界,為什么中國感到被這個穆斯林少數民族所威脅?據可靠人權活動人士的消息,大量維吾爾人被囚禁、虐待和屠殺。

  崔大使:事實是,新疆各族人民,無論哪個民族,都長期受到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活動的威脅。近年來,新疆發生了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此類恐怖襲擊,成千上萬的無辜民眾受到傷害甚至被殺。那里的人民受到了真正的威脅,我們必須采取措施制止恐怖活動的蔓延和威脅。其中一些恐怖組織與“伊斯蘭國(ISIS)”有關,他們試圖傳播極端主義思想。由于過去幾年采取了措施,過去3年多新疆沒有再發生此類恐怖襲擊事件,人們生活在一個安全得多的環境中,可以真正享受美好生活。這種情況發生在所有民眾身上,沒有民族之分。

  米歇爾:大使先生,根據聯合國數據,那里有超過200萬人被關在拘禁營里。

  崔大使:不,這不是聯合國的數字。這個數字是其他人捏造的,肯定不是聯合國的數字,這是很清楚的。過去的幾年中,我們邀請了聯合國官員、外國外交官、新聞記者(去新疆)考察,其中許多人來自穆斯林國家。他們中間沒有任何人支持這種說法。

  米歇爾:您是說那里沒有數以百萬計的人關在拘禁營里嗎?

  崔大使:沒有這樣的事情。我本人去年4月去新疆考察,參觀了其中一個培訓中心。我在那里見了一些維吾爾族人,并與他們交談。我遇到了一對年輕的維吾爾族夫婦,他們在其中一個培訓中心開設了一家餐廳,生意很好。

  米歇爾:顯然,我們必須對此多做些功課。但我知道,這幾乎是對中國的普遍批評,這是世界真正需要更多答案的事情。

  崔大使:恕我直言,我經常在這個國家聽到所謂這是一個“普遍性”的事情的說法。但是,當他們說“普遍性”的時候,主要指的只是美國和少數幾個歐洲國家。如果要談論任何普遍性的東西,就必須考慮中國這樣一個國家就占全球人口的20%。 如果再算上印度、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國家,那么(這里常說的)所謂“普遍性”通常并不包括全球大多數人口。

  米歇爾:尼克·伯恩斯提出就全球變暖、氣候變化開展合作的問題,這也許是世界面臨的最大威脅,肯定是世界面臨的最大威脅。如果美國不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合作能取得進展嗎?

  崔大使:美國是否會重返《巴黎協定》,這是美國自己應該做出的決定。但是很顯然,氣候變化是能說明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同的世界中的好例子。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無論你喜歡與否,這就是現實。我們必須共同努力,應對所有這些全球性挑戰。沒有任何國家能夠獨自應對所有這些事情,我們必須合作。對于中美而言,因為我們是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因為我們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我們確實共同承擔著特殊責任,不僅是對我們兩國的人民,而且是對國際社會,我們應該在推動應對所有這些挑戰的國際合作中發揮帶頭作用。我們當然愿意做這樣的事情。

  米歇爾:再回到香港問題,我只是想問您,您能承諾香港在一年后舉行選舉嗎?

  崔大使:這應由香港特區政府根據基本法以及香港自己的法律作出決定,不是我能回答的問題。

  米歇爾:他們真能在未經北京批準的情況下作出決定嗎?

  崔大使:你知道,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

  米歇爾:是的,香港過去有,但現在不再有了。根據大多數人……

  崔大使:人們必須注意,高度自治不同于完全獨立。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它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因此,香港的治理首先以中國憲法為基礎,也以香港基本法為基礎。 實際上,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為“一國兩制”提供了真正的保障。

  米歇爾:但是,在我們理解的“一國兩制”下,如果香港沒有獨立地位,如果北京不愿意,香港政府可以繼續舉行選舉嗎?

  崔大使:推遲選舉的決定是基于對疫情形勢的評估作出的,這是唯一原因。他們不能冒險,否則越來越多人會受到影響,疫情就會失控。這個風險對他們來說太高了。

  米歇爾:我知道還有很多人也想提問題,我不想占用您所有時間。大使先生,今天您非常、非??犊亟o予了我們這么長的時間。

原標題:個個尖銳!關于中美關系的這些問題,中國駐美大使回應

責任編輯:許海若

看天下

讀懂中國放眼全球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谑薪鸨P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广东11选五怎么玩图片